高级搜索

会员登录

会员:

密码:

相同出版社的商品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佛教书籍 > 刚晓法师:因明好好玩-学佛一定要懂的佛教逻辑学

刚晓法师:因明好好玩-学佛一定要懂的佛教逻辑学

prev next 刚晓法师:因明好好玩-学佛一定要懂的佛教逻辑学

  • 市场价格:¥100元
  • 本店售价:¥83元
  • 注册用户:¥83元
  • 用户评价:comment rank 5
  • 商品点击数:403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 商品属性
  • 商品描述
  • 商品标记
商品属性
[ 作者 ] : 刚晓法师
[ 出版社 ] : 台湾大千出版社
[ 图书书号/ISBN ] : 9789574472802
[ 图书册数 ] : 一套一册
[ 图书装订 ] : 平装
[ 图书页数 ] : 217
[ 排版格式 ] : 繁体横排
[ 出版日期 ] : 2013

   因明很好玩

  研習因明二十年,我樂此不疲。我覺得佛教是個陷阱,一個美麗的陷阱,我心甘情願地往裡頭跳。因明是佛教的一部分,我越陷越深。這是怎麼回事呢?

  首先,因明很好玩兒。

  有不少的佛教人士有一個特別的能力,就是不說人話,故弄玄虛,這樣就使得我們覺得他不一般,沒有什麼能夠難倒他,所以你就有點兒佩服他了,你與他一比,就會覺得自己的困惑失靈,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因為閱歷的問題,當時我很有些佩服這些人,把他們當成了樣板,我很希望成為這樣的人。大概那個年齡層的人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吧。我接觸到因明的時候,我特別高興——法稱論師實在太拉風了:于□流孚摩黎葡王所在地,廣張告語曰,「欲辯論者,有伊誰耶?」;更至士羅婆利國,振鈴而問,「堪辯者誰?」……

  當然,隨著時間的流逝,對佛法的感悟以及年齒的漸長,現在我已經變很多了,以至於光泉法師說我:這還是剛曉嗎?

  不過,因明好玩,直到現在我還這樣認為,「好玩」畢竟是我上路的引子。用書面語言來說,也就是它的娛樂性。這一個我們開發得很不夠,所以因明現在在佛教界還是比較冷清的。

  因明是一個解脫法門

  當然,因明的魅力不僅只是好玩,但是它觸發了我對因明的興趣,繼而激勵我對因明有所作為。不過,我們是不容許純粹的娛樂的,佛教對人生的基本價值判斷是苦,所有的教理、教義都是在苦這一基礎之上開展的,若只是娛樂,那就與佛教本身南轅北轍了——雖然與佛教南轅北轍的情況中國佛教裡極其多(當然了,那不是故意的),但我自己還是不想如此的。如果因明學不能幫助我們解脫,那它就沒有存在的理由?這是我們本能的一個問題。這一點,法稱論師在《釋量論》中用盡了力氣來論證,就是整個的《成量品》。

  讀《成量品》,一定不要刻意於辯論結果,不要把心思用在這兒,法稱論師並沒有在論著中給總結出辯論結果來,可能你在讀了之後會覺得法稱論師的說法很沒有力道。法稱論師實際上是在辯論過程中把因明的解脫功能給展現出來的。最開始我也曾在這兒犯了個糊塗——當時我以為,陳那已經明確了只有現量、比量兩種而已,那還來成立佛為定量幹什麼?豈不成要把聖教量易容後再混進來?當然,現在我明白為什麼了,這是宗教的奧秘!我把我的教訓給大家提示一下。

  我寫過一篇《佛為定量》的文章,就是介紹《釋量論‧成量品》的,中間提到——阿含裡就破“(大自在天)常”,龍樹又來破“(大自在天)常”、世親又來破“(大自在天)常”、法稱也來破“(大自在天)常”……這說明瞭:在佛陀、龍樹、世親那兒,“(大自在天)常”的思想根本就沒有被破掉!我們只看龍樹的著作,覺得“(大自在天)常”的思想被破掉了;我們只看世親的著作,也覺得“(大自在天)常”的思想根本不對,被破掉了……既然已經被先輩破掉了,法稱論師還有破的必要嗎?既然法稱論師還在破,就說明瞭前人並沒有把“(大自在天)常”的思想給破掉!後來網上一位網友嶺雲觀雪說:若剛曉法師此論成立,應成過去的清潔工從未掃除過垃圾,因為現在和未來的清潔工都在一再清除垃圾的原故。複立量雲:過去的小學數學教師應從未教明白過加減乘除,因現在未來的小學數學教師還在講並將要講加減乘除。多麼荒唐!眾生無盡,煩惱無盡,諸佛菩薩度生的方便亦無盡時。這網友確實沒有讀懂我的意思,我是說:釋迦牟尼在經中已經破了“常”,後人只需教人讀經即可、解經即可!後人所說的根本與經是一樣的,造論不是頭上安頭嗎?何需多事?當然,若把我的原話改成“前人的思想沒有得到普及”更好。

  這裡我就不展開來說了,畢竟來說,這只是一個講課而已。

本書特色

  求真的法門

  佛教的根本教育無非是要人們洞見真實,見證真實即能修正自己的錯誤觀念,進而斷除煩惱障及所知障,讓內心恢復清淨徹見真實,見有見無自然不顛倒。但見證真實必須要有方法,因明──佛教邏輯學就是一個求真的法門。

  作者用了二十年的時間研習因明學,不但自己樂在其中,還發現許多有趣好玩的地方,他將帶引您進入這個有趣的因明世界,好好玩一玩。

  好好玩的扯淡

  佛教中的爭論,比如說中觀派和唯識派的爭論,很好玩吧?一爭就爭了好多好多年,直到現在還有在鬼扯。其實從理論上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好爭論的地方,唯識,它就是針對中觀學派在弘傳後期出現的頑空見而創立的。拿中國佛教為例子來說,漢地有八大宗派,三論宗、唯識宗是直接脫胎于古印度的中觀學派、瑜伽行派,其他六宗是中國特有的宗派。三論宗、唯識宗、天臺宗、華嚴宗這四宗是完整的宗派,教、理、行、果等齊全詳盡,另外的禪宗、密宗、律宗、淨土宗,實際上算不上宗派,更多的是行門而已,教理不是很嚴密。

  中觀學派與瑜伽行派的爭論其實是這樣的:在當時,古印度的佛教已經遇上了危機,這時候婆羅門教復興運動風起雲湧,人們有些不大願意聽佛理了,那麼佛教的大師們就抓人眼球、製造事件、炒作,這樣來弘法。中觀大師和瑜伽行派大師吵架,人的天性就愛看熱鬧、傳閒話,中觀大師和唯識大師一吵架,有人來圍觀了,他們還要到外邊傳,以顯示他自己掌握的是第一手資料,他要傳,他就得聽仔細,聽聽中觀是怎麼說的,唯識是怎麼說的。也就是說,這辯論只是佛教大師們弘法的一個手段而已。為什麼當時那爛陀寺戒賢大師由著師子光折騰呢?就因為他明白就裡。有些笨蛋傢夥們把吵架時所說的話,揪對方辮子的話當成了真實的。吵架時用的都是方便,所謂方便就是都有一定的適用範圍的,出了圈兒的話,就成漏洞了,這就是“故留殘缺處”,方才能夠爭論得起來的。也就是說:大師們的爭論是方便,可是後來有些人真的爭論起來了,這才真叫認認真真地扯淡。

作者簡介

剛曉法師

  1972年生於河南省宜陽縣,華東師範大學碩士,1990年依紹梵老法師披剃出家,現任杭州佛學院常務副院長、中國邏輯學會因明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揚州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兼職教授、洛陽師範學院歷史文化學院兼職教授等。主編過《甘露》、《靈山海會》、《因明》等雜志,出版有《漢傳因明二論》、《佛教因明論》、《正理經解說》、《釋量論講記》、《集量論解說》、《述說唯識二十頌》等因明唯識書籍,另外還有《解惑錄》、《剛曉隨筆》等雜著。發表論文十餘篇。

楔子 1
學因明到底有什麼用 1
我走上因明路,是因為它對了我的脾氣 1
因明很好玩 2
因明是一個解脫法門 2
因明是弘法的工具 3

因明簡史 5
學歷史增強我們的自信心 5
婆羅門思想讓人“幸福” 5
思想界亂起來了 6
反對派登上歷史舞臺 7
大辯論 7
辯論結果的“謊言” 8
要制定辯論規則 9
足目的貢獻 10
佛教的古因明大師 10
新因明的創立與繼承 11
因明傳到中國 12

相關外道 14
批評外道的實質 14
數論派 14
勝論派 16
彌曼差派 18
吠檀多派 19
正理派 20
瑜伽派 22
順世派 23
耆那教 25

現量 27
必有的知識儲備 27
現量是根底 28
除的是什麼分別 28
關於不錯亂及新生無欺智 29
現量的認識物件 29
現量的種類 30
現量的實質 31
非現量、似現量 31
現量的量果 32
法稱現量說與陳那的關鍵區別 33

為自比量 34
比量是合理量而不是真實量 34
比量論式 34
基本公理 35
九句因 35
因三相 36
因的分類 38
相似因 38
比量果 39

為他比量 40
為他比量的實質是語言技巧 40
論式三支的要求 41
簡別 41
論式宗支九過 42
論式因支十四過 43
為他比量的“他”到底是誰? 46
論式喻支十過 48
同法式、異法式 49
遮詮法 50
立論者、論對者和公證人以及時與處 51
辯論墮負與裁定 52

附錄 53
心經講記 53
關於《理性思辨和精神修煉》 65

謝辭 73

學因明到底有什麼用

  為了這個系列的因明學課程,我確實是經過了相當充分的準備。這次課程是我自己主動提出來的,為什麼我會如此厚著臉皮要講這個課程呢?

  說實在的,以前我也講過好多次因明課程,那都是別人邀我講的。課程的時候,按通常的慣例,總會在最後給預留一小會兒時候,讓大家提問。可惜的是,我雖然講得滿懷激情,但總有人「搗蛋」。當然了,在聽眾來說,人家絕對不是在「搗蛋」,而是真誠地來提問的,真誠地問出了一個極不著邊的問題:「法師啊,學習因明學到底有什麼用?」這個問題,在我滿腔的熱情上潑了一盆冷水:我這講的是什麼呀------這個問題能使我講課之後好多天悶悶不樂。想來也怪我自己修行功夫不夠,隨著外境而轉。

  對於這問題,我現在通常不回答,我會叉開話題,扯一些別的,把時間給浪費過去就是了,與其正經八百地解釋一番因明學,讓這些人目光呆呆地掙紮著,想聽懂因明學到底能幹些什麼,還不如簡單點,讓他們誤認為我的頭腦對數學、對邏輯很行。

  為什麼我這樣做呢?這是年齡的問題、人生閱歷的問題,以前我總想努力地讓人理解我、理解我的工作,總怕別人認為我是一個無用的人,現在我不會了。我研究因明這個事實本身就證明瞭因明的價值,何必在外面另尋作用呢?測量石子落地過程中速度的具體變化情況,在現代人看來,要比尋求為什麼石子在落地過程中越跑越快更實在。

  我走上因明路,是因為它對了我的脾氣

  不過,因明到底能幹什麼也確實是一個問題,不過是一個任憑怎麼回答也吃力不討好的問題而已。我沒有好的答案提供給各位,我就簡單地說說我自己的因明路是怎麼走的。

  我入因明這個領域,從1994年算起,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說實在的,我還沒有考慮過:花這許多的精力值得嗎?

  佛教是宗教,宗教中設了許多的修行榜樣。當年我選中了唯識學,唯識學最大的榜樣就是玄奘法師了,他的修學經歷確實是一個傳奇,九死一生西行求法。在玄奘法師(以及後來的義淨大師)的資料中我見到了那爛陀寺學法的次第,說第一步是因明,第二步是對法,第三步是戒律,第四步是般若,第五步是分宗。在印度當時只有兩個學派,也就是中觀學派、瑜伽行派,傳到中國後演化成了三論宗、唯識宗。說按自己的情況任選一派就可以了。原來學唯識是最後啊,於是我就回頭來補因明學的課,這才走上因明的路。

  因明是一個陷阱,我一走上因明之路,竟然一下深陷其中二十年。

  為什麼我會深陷因明二十年呢?說實在的,我自己根本沒有考慮過。現在想想,開始學因明的時候,可能是因明確實對了我的脾氣。

  我出家不久就到了九華山,那是1992年的事了,是去上第二期的“中國佛學院寺院執事進修班”,後來海凡法師讓我一定留下來,他還為此專門到靈山去作我師父的工作。海凡法師是白馬寺的知客,我剛出家的時候心裡有很多疑問,因為海凡法師跟我師父關係不錯,所以我就寫信向他請教,可惜的是他從來就沒有回過我的信。但是我仍然很感激他。

  我在九華山佛學院呆了整整十個年頭,從1992 到2001年,十年裡我覺得所作的最有價值的一件事,就是主編了《甘露》雜誌,我把這份雜誌編得風生水起的。當時我還年輕,初生牛犢不怕虎,上邊登的文章很大膽,什麼話都敢說,什麼都敢批評,很氣盛。

  而因明呢?最開始常被人誤解,認為因明就是要說服別人的,文軌法師說,“因明之用也,為謗者而制之……定理正邪,必照以因明現、比”,窺基法師說,“求因明者,為破邪論,安立正道 ”,等等的話,就好象因明很好鬥似的。而且,因明的來源,就是古代的辯論。

 

  所以,我覺得因明很對我的脾氣,於是我就一頭栽在因明裡了。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电子邮件地址:
评价等级:
验证码: captcha
  Reset